投递文章投递文章 投稿指南 RSS订阅RSS订阅

乔布斯的设计理念——禅意理念

来源:IT堂 堂友 发布时间:2010-02-28 收藏 投稿 字体:【

他真的参透了,大彻大悟了吗?未必。安迪·格鲁夫曾这样评价乔布斯:“史蒂夫永远是史蒂夫,他唯一可能的变化是头发变得更少。”他真的克服了内心的魔障,并带领苹果走出了魔障吗?苹果眼下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盛世,但这种盛况能够持久吗?

史蒂夫.乔布斯是一个有无数“粉丝”但几乎没有一个朋友的人。与他近距离接触过的人都强烈地感受到他一身的恶习,而且也没有什么独特的才能。在与他共事的人写的回忆录里,我们都能看到这个英雄如何欺世盗名的诸多故事。

问题在于,所有关于乔布斯如何欺世盗名、如何卑鄙下流的故事并非什么秘闻(《时代》第一次把他作为封面人物时就顺便提到了这些事实),但似乎丝毫无损于他作为英雄、偶像和教主的形象。苹果的“粉丝”接触到的只是那些“酷得令人发指”的产品,进而真诚地觉得首发式上手拿着这种产品激情飞扬地“布道”的那个人也是“酷得令人发指”的。即使他身上有什么污点和缺陷的话,那污点和缺陷也散发着几分酷意。

与他近距离接触的人可不这么看。据说苹果公司的员工唯恐与乔布斯同乘一部电梯,因为他会尖锐地向你发问,如果你的回答不合他的心意,你可能还没下电梯就被开除了。这个说法多少有些妖魔化的嫌疑,但苹果员工不爱与乔布斯一起乘电梯的另一个理由却是真实的:乔布斯深信自己长年吃素身上不会有异味,所以他极少洗澡。这个事实生动地反映了乔布斯的思维特点:他深信的东西你必须深信,如果你的感受和体验不符合他深信的事实,那一定是你的感觉出了问题。这样说既不是对他的指责,也不是对他的褒扬,而只是说明一个事实:乔布斯总是不合于流俗,反抗流俗,甚至完全视流俗为无物,这是他自少年时代就养成的第二天性。他的所有长处和短处、他获得的所有机会和遭遇的所有威胁,都与这个习惯有关。乔布斯爱开奔驰600,所以他常常面临着找不到适合如此宽车身的车位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对他来说从来不是问题,因为他把车停在专为残障人士预留的车位上,问题就解决了。有道德感的人会觉得他是一个恶棍,其实与其说他是一个不道德的人,不如说他是一个视道德为无物的人。借用尼采的话说,他无视善与恶的奴隶道德和庸人伦理,他的视线永远落上“善恶的彼岸”,而“善恶的彼岸”只有“美”与“丑”、“超群”与“平庸”,用今天流行的话来说就是“酷”与“不酷”。

乔布斯11岁的时候,他以不停地哭闹(一直到他成为苹果公司的董事长,他都保持着这个习惯)逼迫养父母搬家,理由是他不愿继续上原来的学校了。养父母总是迁就这个领养来的宝贝,就搬了家。上帝保佑,如果不是这次搬家,他就不会认识他同学的邻居史蒂夫·沃兹尼亚克,那么世界上就没有苹果公司。到了上大学的时候,他故伎重演,拒绝上著名的柏克利大学,原因是这个大学离家太近,他的很多同学都上这所大学,他坚持要到远在俄载冈州波特兰市的里德学院,这是一所学费奇贵的私立大学。养父母只好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为他交了学费。进到这所大学后,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如何在这所与众不同的大学表现得与众不同。于是他开始吸食毒品,研究东方神秘主义哲学(正是在这个时候,他读到了铃木大拙写的《禅道》和《禅学入门》)。上了一个学期,所有规定的功课都不及格,于是他决定在这个学校里当一个退了学但继续混在学校的“学生”——准确地说,是一个长发齐肩、与极少数“杰出学生”一起下IBM公司正在流行的一种德国棋、参加当地印度教派的聚餐、在波特兰附近一所农庄里与一些反战人士一起体验自给自足的家耕生活,同时通过吸食毒品和打坐冥想,寻找如梦如幻的神秘体验的学生。

乔布斯的同学早已看出,乔布斯心里有一种深重的自卑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被人领养的私生子。著名心理学家、《自卑与超越》的作者阿德勒认为,每一个人的自我都是由三个“我”组成:自己眼中的“我”、他人眼中的“我”和想在他人眼中呈现的“我”。如果一个人的这三个“我”重合程度相当大,那么它的人格就是相对合谐和健全的。如果这三个“我”的差异和冲突相当大,其内心的焦虑和自卑感就越大,其超越的冲动也就越大。超越方式的差别,就决定了其人格的差别。一种可选方案是,处于自卑和焦虑状态的人把他人作为假想敌,有意无意地把自己当下的处境和状况归罪于他人,用一切可能的攻击性思维、诋毁性言语和挑衅性行为,想象性和实践性地压倒和战胜他人;另一种可选方案是,处于自卑状态的人坦然承认自己的缺陷,把自己的缺陷看作是对于他人的某种亏欠并尽力加以弥补,同时把他人想象为凭自己的诚意可以赢得的合作者和赞助者,通过建设性思维、赞赏性语言和合作性行为,逐渐实现对自卑的超越和三个“我”的重叠,从而实现与他人的共赢和多赢。

两种选择决定两种人格类型(每种类型又分为数种亚类)。乔布斯显然属于前一种,即怨恨型人格。这种人格的极端型态是英雄型人格(后一种类型的极端型态是圣徒型人格)。他把让自己感到自卑的“与众不同”强化,以挑战、压倒他人的方式重新定义“与众不同”,努力让自惭形秽的“与众不同”散发出令他人惊异、折服的光彩,让他人对“与众不同”的自己刮目相看,从而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实现三个“我”的统一,最终驱除内心的自卑和不安全感。

乔布斯早年的密友、曾经一起吸毒、一起去印度朝圣的丹尼尔·科特克说:“可以确切地说,史蒂夫心中总是装着他的苹果电脑。从更深层次上分析,他的成功是由于其内心总有一种深切的不安全感,正是这种不安全感使他必须出去闯荡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另外,由于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孩子,他的行为并不被大多数人理解。”

值得指出的是,对自卑的这种超越方式是“结果导向”的。即只要达到目的,用什么方式无关紧要。所以英雄型人格常常都带有明显的流氓和窃贼的色彩。这样的“英雄”尽管不容于周围的人,但常常能够出奇制胜。

乔布斯的中学同学布鲁斯·柯切欧回忆他时说,“有一件事时常在我脑子里浮现。那是一个浓雾的日子,我们是高中新生,班上所有的男生都绕着运动场跑步。突然间,在我前面的乔布斯回头看,因为雾太大看不见体育教师,他就席地坐下休息。我想这个办法不错,也跟着他坐在地上。我们俩就这样坐着休息,看着别的同学擦身而过,等到大家绕了一圈跑回来时,我们再站起来插入队伍。我们都按部就班地埋头苦干,但他就是有办法偷赖,而又能让他们觉得他全力以赴贯穿始终。”

顶一下
(124)
98.4%
踩一下
(2)
1.6%
本文Tags:
  • 表情:
  •    
  • 评价: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About iTtang - 联系我们  - 专题列表 - 友情链接  -  高级搜索  -  帮助中心  -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