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文章投递文章 投稿指南 RSS订阅RSS订阅

创业孵化器摸底大考:孵化器太多,创业者都不够抢

来源:未知 IT堂 发布时间:2016-01-06 收藏 投稿 字体:【

1959年,世界上第一家孵化器巴达维亚工业中心在美国纽约州诞生。1987年,中国首家孵化器在湖北省创立,如今,这家名为“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的孵化器已走过28年历程。

   就是这样一个并不新鲜的概念,在2015年迎来了超级大爆炸——来自科技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而在2015年之前,28年来的孵化器数量总计还不到1600家。

数据对比很夸张。某种程度上,孵化器热潮,为众多创业者和团队提供了各类价值级别的创业服务,也孕育出了一些创业明星,极大降低了创业成本。但更值得注意的是,疯狂扩张也让各类孵化器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创业服务资源同质化、服务效率低下、投入成本高等问题更加突出。即便在北京,中国式孵化器——无论官办还是民营,也没有找到一条真正适合中国孵化器发展经营之路。

更值得思考的是,创业者是否真需要这么多的孵化器?是否真的满足了他们需求?我们希望,通过本期的深度摸底报道和孵化器地图样本,为国内的孵化器从业者带来一些借鉴思考。

  

从记者到副区长 都“下海”争抢创业者

2015年10月20日之前,顾建伟还是无锡北塘区副区长、区政府党组成员。这一天之后,他下海创办了创业孵化器。

  

     “不夸张地说,几乎每周都有几拨人来找我,说我是某某孵化器的,并承诺了免房租、免水电、拉投资等种种优惠,希望我将办公室开到他们孵化器内。”2015年10月,在圈子小有名气的职业经理人李成东离职打算创业时,来自当地的几十家孵化器踏破了他的门槛。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我还只是在微信圈流露创业想法而已。”“争夺创业者”的疯狂让久经沙场的李成东也颇为惊讶。

      对创业者的渴求,不仅是李成东这样的三线城市。在上海,仅在浦东区,就有张江地区、陆家嘴、金桥、塘桥、北蔡等区域均设有条件优厚的官办创业孵化器,每天都有班车接送创业者来实地参观考察。

     “看看它提供的创业环境怎么样,各项优惠是不是够优惠。”一名创业者如是说,创业如今似乎更有些“卖方市场”的味道。

  之所以疯狂争抢创业者,是因为相比创业者,孵化器数量实在太多。来自科技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而在2015年之前,28年来的孵化器数量总计还不到1600家。

  这个数字每天都在不断刷新:发展迅猛的孵化器正昂首阔步向三四线城市进军,多个省市不断上马动辄数百亩甚至数千亩的孵化器或孵化基地,更多的创业者也把创办孵化器作为创业者新方向。

 刘虹妤,原《21世纪经济报道》市场中心公关总监,2015年年初辞职,并于9月创办超维星球孵化器,为3D产业创业者提供技术支持和产业资源对接。

 之所以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她目睹着身边越来越的人,头衔之上多了另外一个身份:某某孵化器创始人或合伙人。“做记者的同事王晶,去了长城会旗下一家机器人咖啡馆的孵化器;报社财务总监也在广州创办了一个做财务、法律引导的孵化器⋯⋯”

天使AC加速器CEO徐勇对此也感受颇深,他去美国出差,在丹佛郊区一个很小的小镇上路边碰到一个华人老太太,华人老太太听说他来自中国,就问他是不是做孵化器的,因为“来的每个中国人都说要做孵化器”。他回到北京,与一个朋友约好见面,结果朋友临时爽约,因为一个开夜总会的老总要转型做孵化器,要他的朋友陪着考察中关村的孵化器。

“我要辞职出来创业,做一个纯民营的孵化器。”2015年6月底,“80后”卢宇翔告诉前来调研的四川省和成都市政府主要领导。彼时,他还在负责运营四川全省,乃至西部最大的互联网专业孵化器——创业场。

那时的成都市,刚刚提出“创业之城”口号,青蓉汇、众创空间联盟等10家众创空间纳入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体系。卢宇翔和前同事、同为“80后”的李欣和杜婷婷一拍即合:“很多孵化园,看起来企业装得满满的,没有什么不同,但其实每一家公司每一天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他们的想法,是创建一个“孵化占股与导师制”为核心的新型孵化器。到了2015年12月初,在成都市南门某电影院3号厅,卢宇翔的“NEXT”迎来了诞生199天的重要时刻——孵化器里8个创业项目路演的VCR。站在电影院门口,卢宇翔满面笑容地握住每位来宾的手,希望对方多提意见,“更希望对方入驻他的园区”。

“办一个创业孵化器”,这是很多人的时尚说法。江苏无锡的顾建伟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10月20日之前,顾建伟还是无锡北塘区副区长、区政府党组成员。这一天之后,他“四十不惑,想换个活法,重新开始”,短短两个月中,他创办并担任总经理的无锡创客空间孵化器有限公司,已开创了两个“众创空间”,还有2个正在筹划。

疯狂的还有各地政府机构。翁士瀚,Platform88 联合创始人,他对此的经历是:“我最近和中国某城市的当地官员吃饭,席间得知他们正在建立各种孵化器,按城区来建!他们似乎是在鼓励人们不要找工作,全都到孵化机构来。”

 

 数量太多,大家都吃不饱

2015年深圳创业者有1万余人,能容纳上千人的孵化器却有一百多家,每家平均不到100人。

 根据科技部定义,创业孵化器是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培养高新技术企业和企业家为宗旨的科技创业服务载体。但现实是,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带来的创业潮刺激,进入孵化器产业已成为各行业投资新方向——哪怕它和科技并无任何关系。

 比如闻风而动房地产商。毛大庆的优客工场定位于创业加速器;潘石屹推出SOHO 3Q,绿地控股推出创业工坊,从创客到you+再到超级蜂巢,一处处一栋栋为创业者而搭建的社区正在崛地而起。

“孵化器数量已远高于创业项目的需求量,很多孵化器、众创空间根本不知道在做什么。”深圳硬蛋科技副总裁刘宏姣说。

 这造成了大多数孵化器都“吃不饱”。以深圳为例,2015年深圳创业者有1万余人,孵化器却有一百多家,每家可容纳创业者上千人,但平均到每家的创业者数量只有100人左右。

 来自彭博社数据的显示,“自2010年来,中国初创企业数量每年以将近100%的速度增长,到2014年达到161万家”“这一速度全球称冠,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英国的两倍,也远远高于美国”。目前,虽然中国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每分钟诞生8家企业,这是今年前三季度创业的中国速度;拉动GDP增速约0.5个百分点,这是前三季度创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

“尽管如此,但随着孵化器越来越多,还是感觉创业者都不够用了。”一位投资人感叹,尽管现在创业者众多,但拥有资金的平台、投资人也不少,而优质项目就那么多,如何吸引这些项目来自家孵化,已经是不得不考虑的事情了。

一位观察人士也说,目前,不少省市出现了以孵化器或企业总部基地等为代表的工业地产项目。一些入驻企业迅速将房产作为投资品转手售卖,导致许多总部基地空置率上升,有的孵化器甚至被称作“鬼城”。

在这种情况下,创业者的胃口也越来越大。一位投资人说,他注意到很多创业者频繁转战各个孵化器之间。创业者从A机构运营6个月,之后到B机构运营6个月,这样做只是为了获取更多门路和关系网。

在重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孵化器内部人士对此一肚子苦水:他好不容易招了一家优质硬件智能创业公司回来,租金、水电几乎全免,只需要股权投资。本来双方已经达成口头协议,结果创业公司第二天就抬价了,最后双方闹掰。

专访

孵化器的核心在于影响创始人

36氪氪空间CEO田智勇

3W空间(孵化器)总经理王斐琴

 

电脑报:两家都算是比较早做孵化器的企业,除了北京以外,在全国也分站,运营孵化器以来,有哪些从孵化器走出的明星企业(持续融资或者产品有一定知名度等)?

田智勇:在氪空间毕业的一共有6期学员,每期差不多30家企业,比较出名的有环信、viscovery、职业梦、洋钱罐、理财魔方、名医主刀、百恩百特惠购、奇点金融。

王斐琴:从北京3w孵化出去的明星企业有小白养宠、星猫、同龄圈、活动天下,从全国范围来看还有妙计旅行、点心贷、幕后圈、嘟嘟巴士、好色派沙拉、车生活、满乐卡。

 

电脑报:从明星企业的比例来看,占孵化器整体服务和孵化过的企业比例并不高?你们怎么去评价孵化器对于初创企业的意义所在呢?

 田智勇:就整个创业而言,真正能够脱颖而出,成功走到最后的企业也不多。孵化器的价值在于,为很多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平台作用,让很多项目少走弯路。我们并不特别强调一定要让项目走到b轮,整个创业环境下真正能够走到b轮的企业也不多,这个和孵化器没有太多直接关系。毕竟创业团队在孵化器待的时间非常短,是有期限的。

我们做孵化器的最核心,是去影响创始人,怎么让创始人自身去提升,他的提升来带动整个团队的提升。

 

电脑报:一些观点把孵化器比喻为“办公室出租”,你们怎么看待这个观点?北京的孵化器是不是太多了点?这一年下来,你们觉得孵化器行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田智勇:不光是北京,全国范围更是太多了。就“工位费免费”福利而言,我们也只在氪空间这30个企业提供,但实际上氪基地和其他城市的氪空间工位都还是要收费的。但这并不是孵化器的盈利模式。但过去一年里,很多孵化器都只能算是“工位租赁”,能够提供给创业者的服务很少。

 王斐琴:其实我更希望从正能量的方面来解读这个问题。过去一年我们会看到很多孵化器,都是过去没有用的空间。比如图书城、电脑城的闲置房源来做二次经营,并没有投入更多的东西。而且不论是地产驱动型的孵化器还是产业驱动型孵化器都是有自己最擅长的一部分。我反而觉得地产驱动型的孵化器很有可能出一个类似威斯汀酒店那样的品牌,因为他们最了解在什么样的地方去做创业团队的租赁是合适的,尤其是随着现在90后的创业者多起来,他们对办公环境也是有要求的。

 

电脑报:在经历2015全民创业热和资本寒冬以后,孵化器行业出现了哪些变化?你们会对自己平台作出一些调整吗?

王斐琴:今年10月份开始,我们在运营了全国6.7个孵化器以后,开始调整孵化器的定位,并且正式从3w孵化器更名为3w空间。

以前孵化器的定位是以投资孵化为主,我们主要针对初创企业,希望“创业者能够跑的更快”,我们主要为初创企业提供培训、资源整合和投资服务。但后来我们发现,本来创业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如果我们定位仅仅为了筛选优质团队来做孵化,对创业者来说太窄了,那些没有走到大家定义成功中的人该怎么办?经历创业的洗礼以后,如何去实现他们的二次、三次价值?

正因如此,更名为3w空间以后,我们以“成长驱动”为目标,以“共享经济”为运营思路,通过新型联合办公模式,以规模化的孵化器作为入口,围绕创业企业及中小企业构建线上、线下可实时交互的综合型创业服务平台,打造服务生态要素的开放化平台接口,实现资讯、资金及资源的优化与共享,致力于推动创业企业及中小企业的成长。

   我们希望能够让空间的机制去更多激发创业者和团队的潜力,而不是单纯靠孵化器的资源去帮助他。因为实际上任何一个人或者企业的成长,都不是靠别人帮出来的。比如我们会去做一个线上的平台,连接所有的第三方服务企业,在这个社群上打破信息的壁垒提高空间的服务效率,比如可以众筹产品,众筹智慧,出售牛人等等。

 田智勇:氪空间每新开一期,都会有一些调整。我们希望能够把对创业者服务这件事情做的更细致,更体系化,标准化,能够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的氪空间和氪基地去。

举个例子,我们现在专门成了一个投后团队,项目团队会在前期筛选最好的项目进孵化器,而投后团队则是在他们入驻的3个月期间更好的去服务他们。另外,我们还在探索线上的社区体系,比如氪空间越来越多的在全国各个城市去开展,而各地的创业者群体在线上形成了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里,我们可以提供人才服务、广告服务等。这些都是可以去挖掘的。

 

创业孵化器全国重点城市样本地图

 

 成都:

 2015年,成都仅高新区就新增37家众创空间和孵化器。四川省目前共建成各类科技企业孵化器260余家。“青蓉汇”、众创空间联盟,成都创客坊、蓉创茶馆、E创空间等10家众创空间纳入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体系。

  

杭州:

    杭州有传媒梦工场、福地创业园、迭代创空间、恒生科技园、云栖小镇、浙大科技园等数十家知名孵化器,已涌现蘑菇街、挖财、51信用卡、铜板街等明星企业。其中最知名的是位于西斗门路9号的福地创业园,“福地系”目前已有1.0、2.0、3.0三个园区,4.0和5.0园区都已进入规划选址阶段,该园最近两年已拿到合计近两亿美元融资。此外,杭州孵化器最为特别的一点,是孵化器运营者和创业者,很多都是阿里巴巴出来,骨子里深深刻着阿里巴巴的烙印。

  

上海:

 根据国内首个办公空间短租平台“马上办公”发布的《上海孵化器白皮书2015》。《白皮书》显示,张江、五角场和浦江镇是上海孵化器最为密集的区域。孵化器的资本背景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包括知名IT企业、新型创业组织、新媒体在内的民营孵化器发展迅速,占据57%的市场比例;租金价格的统计结果显示,15%的孵化器提供免租场地,80%的孵化器租金价格在1000元/工位/月以下。此外根据上海科委的数据,上海截至2015年6月有创业苗圃71家、市级孵化器107家、加速器13个。

  

北京:

     北京是国内创业者最多,孵化器最多的城市。仅仅在中关村大街上,已经有世界一流的创业孵化服务机构近百家:车库咖啡、3W咖啡、Binggo咖啡、飞马旅、36氪、言几又、创业家、联想之星、天使汇、JD+智能奶茶馆……

     北京孕育出的明星企业也最多,相关数据显示从孵化器的企业有43家已在境内外上市。不过,可能是临近年末,也可能是和资本寒冬有些关系,整条街的人气并不如以前那么爆棚。路边大大小小的咖啡馆也都没什么人。一家名为“66号成长屋”的店面里,负责人正在沙发上打瞌睡。36氪氪空间ceo田智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尽管资本寒冬,但在他看来,对孵化器来说反而是好事,因为少了很多不靠谱的创业者,让他们提前离场。

 

广州

    根据广州市科技创新委员会的统计数据,2013年,广州仅有66家孵化器,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广州迎来了一次孵化器的喷发式增长,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里,创新谷、创客街、YOU+社区、一起开工社区、中大创新谷、万科云创空间、黑马、瞪羚咖啡、伯乐咖啡等近百家不同模式、不同形态的众创空间,集体涌现。其中,民营科技企业孵化器增速最快,已经成为广州孵化器发展的中坚力量。

 

深圳

2015年6月,深圳市出台《促进创客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计划从2015年开始,每年至少新增50个创客空间、10个创客服务平台及新增创客3万人。不过,“大干快上”之下,深圳的创客孵化器已出现相对过剩的苗头。2015年深圳创客有1万余人,孵化器却有一百多家,平均到每家的创客数量只有100人左右,大多数孵化器根本“吃不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文Tags:
  • 表情:
  •    
  • 评价: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About iTtang - 联系我们  - 专题列表 - 友情链接  -  高级搜索  -  帮助中心  -  您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