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文章投递文章 投稿指南 RSS订阅RSS订阅

狂飙突进VR:国内创业者将成巨头炮灰?

来源:未知 IT堂 发布时间:2016-02-06 收藏 投稿 字体:【

     出北京地铁13号线,再转7站公交,就到了中关村软件园二期。

       蚁视科技的新办公室就在这里。春节前几天,这家刚刚宣布获得3亿元B轮融资的虚拟硬件厂商,将自己办公室工位从50人扩充到了200多人,并在圈子里大肆招兵买马。

       距蚁视不远的诺亦腾过去两年里也已搬过两次家,从140平米到420平米,再搬到现在的1450平米办公区,人员也从几人增加到60多人,其中工程师占到2/3,大部分是海归和博士。

       这只是狂飙突进虚拟现实(VR)的冰山一角,2015年开始,像蚁视、诺亦腾这样的上千家VR创业公司在纷纷崛起——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有近百家VR创业公司获得了来自行业和资本的热钱投资。

       这样的热潮并不奇怪。2016年被业内外认为是VR爆发元年,谷歌、Facebook、三星、索尼、微软等带来了众多虚拟现实设备与产品,HTC将改变命运赌注下到了VR,苹果CEO库克则暗示即将进入VR领域。

       国内巨头同样不落人后:2015年12月4日,百度推出VR频道;12月22日,腾讯发布了VR开发者计划;两天后的23日,乐视正式进军虚拟现实领域。此外,阿里巴巴、小米同样有着自己的VR布局计划。

       对于这些VR创业者而言,这让他们异常兴奋又难掩内心的恐惧:资本已经准备好了大把热钱等着他们,国内外VR市场的繁荣让他们看到了未来,而各大IT巨头的进入,这让这些创业者对未来命运几多忐忑。

转型与退学,人人都想再造一个小米

       1月15日下午,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主会场入口,排队长龙从展厅延伸到了门外。直至14:00,诺亦腾创始人戴若犁登场前几分钟里,人们才获准蜂拥进场。

       在接下来的40分钟演讲时间内,戴若犁三次戴上头戴式显示器,进入了三个不同的虚拟世界:一间只有几件静物的虚拟实验室、一片缤纷炫目的防守型科幻游戏战场、一个悬空着精密汽车引擎的虚拟汽车展厅。

       “这是我们给大家的一个礼物——Project Alice。”戴若犁说。ProjectAlice是一套商用虚拟现实解决方案,方案系统包括头显、惯性动捕服、光学跟踪系统、动作手套和背负式计算机。

       最初的诺亦腾,其实和虚拟现实没什么关系。

       2010年,刘昊扬和戴若犁离开了上一家公司,开始做诺亦腾。诺亦腾(Noitom)来自动作(Motion)一词的反写,两个创始人一开始只是想让人们一想到动作捕捉技术,就想到诺亦腾。

        两个创始人都是技术极客。刘昊扬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土木工程学博士与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戴若犁是香港中文大学自动化专业博士,两人都有力学专业背景,一个偏软件,一个擅长硬件,都是“学科交叉,软硬结合”,也都有着长期的国际化创新产品研发经验。

       戴若犁虚拟现实并不陌生。2004年,在香港读博的戴若犁,看到隔壁实验室有个科研用的虚拟现实显示器,不但特别大,转头时候也要双手扛着机器转,售价也要20万人民币。“那时候觉得好酷啊,但不可能是普通人用的东西。”

       2012年,Oculus Rift在Kickstarter众筹,戴若犁辗转成了最早一批backer(支持者)。他把Oculus Rift DK1头显拆开一看,里面的屏幕和三星note 4一样,传感器和苹果的类似。“所有的技术门类,突然在某一个点碰上了,在这个时间点,所有的条件都满足了。”他意识到,这个产品将带来消费级的虚拟现实时代。

       事实的确如此,虚拟现实行业快速升温。特别是Facebook在2014年3月以20亿美元收购的Oculus后,从巨头到小公司,各种各样的人才和资本迅速往VR行业聚集。

       这一年,凭借动作捕捉技术在《权利的游戏》等有上佳表现的诺亦腾转型VR,他们做了一个Kickstarter众筹,能够把人的动作捕捉下来,能够拍视频演示,众筹了400多万人民币,是当时国内在VR上筹款最多的项目。

       稍早之前,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覃政,在听了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一场VR的讲座后,退学创办了蚁视科技,进军VR行业。

       “人人都想在VR领域成为下一个小米。”张闯说,他原是腾讯数码频道主编,后离职与暴风影音VR魔镜APP团队负责人王明杨联合创办了焰火工坊。“VR一定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一个新流量入口,否则国内外巨头和VC不会一股脑涉足这个领域,就看创业者谁先抓住改变命运的机会。”

 

快倒闭的小团队,转型VR就获得了投资

公司

成立时间

领域

产品

融资情况

灵镜科技

 2014年5

头戴设备

灵镜小白

2015年12月获乐视控股1000万美元融资

 焰火工坊

2014年11月 

市场渠道

 Fires SDK

2015年8月APUS投资1000

臻迪智能

2009

开发平台

 

2014年9月融资3800万

蚁视科技

2013年12

头戴设备

蚁视头盔

 

 2015年12月底获3亿元高新兴B轮融资

TVR时光机

2014年3

内容平台

 《再现甲午》游戏

2015年2月获数百万天使投资

暴风魔镜

2014年9

头戴设备

暴风魔镜

2015年4月获华谊兄弟1000万美元A轮投资

爱客科技

 

 

九又VR

2015年初获千万投资

岚锋创始

2014

 

Insta360 4K全景相机

2015年3月获启明创投800万美元投资

清显科技

 

VR视频

 

2015年3月获洪泰基金400万元投资

大朋VR

2015年4

头戴设备

大朋头盔E2

2015年12月25日获迅雷3000万美元融资

 

国内VR创业者融资不完全表

       “没有人知道,现在国内具体有多少家VR创业公司,但上千家肯定是有的。”一位观察人士说,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正在涌入这个领域,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已经有了多个专注VR的创业孵化器。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VR头盔方面有银河数娱、小鸟看、3Glasses等创业者;内容领域有暴风魔镜App、赞那度“旅行VR”;一体机、VR眼镜产品领域有焰火工坊、睿悦信息等;而AppTVR时光机等创业公司也发布了虚拟现实游戏《再现甲午》、《追寻》等。周边设备领域,也出现了Virtuix的Omni体感跑步机、蚁视体感枪、锋时互动手势动作捕捉控制器“微动Vidoo”等公司。

       在这些创业者看来,VR产业链足够长,平台、内容、硬件甚至系统,只要选准一个点,或许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豪斯VR创始人黄博渊认为这就是自己的造梦之旅。作为豪斯VR的创始人,他还只是名学生,本科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汽车设计专业,现在是清华美术学院研三的学生。豪斯VR是面向家装设计师的在线虚拟现实平台,他的期望是,未来国内家装设计师和消费者都通过这个平台来设计、观看自己的家。

       尽管豪斯VR目前只有几十个内测用户,但这已让它获得天使轮500万元融资——“在整体资本市场遇冷的情况下,VR创新企业估值逆势上涨,众多创业者都获得了热钱投资。”一位观察人士对记者称,2014年VR市场的先入者,很多已经走到了A轮乃至B轮融资阶段;而2015年的创业团队,也获得了更多投资机构的青睐。

       2015年以来,VR创业公司高额融资的消息不绝于耳:暴风魔镜在2015年年四月获得天音控股、爱施德、华谊兄弟的1000万美元投资;迅雷投资大朋VR、VR垂直门户网87870获3000万美元A轮融资,灵镜科技获乐视投资的1000万美元⋯⋯蚁视科技则在2014年年底获得红杉资本1000万美元后,在2015年12月底获得了高新兴的3亿元B轮融资。

       不仅是国内,暴风魔镜新任CEO黄晓杰就表示,在美国,也有非常多的VR孵化器,孵化出的公司,有些产品还没发布就有几十亿美金的估值。

       这是因为,从国外到国内,都相信VR是一个爆发的巨大金库。据投资银行Digi-Capital预计,至2020年,全球AR(增强现实)与VR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500亿美元。更近一些,易观智库则认为,2017年中国VR市场规模将高于20亿元人民币。

在热钱涌入与可预期的前景面前,创业者一窝蜂进入VR就很好理解。焰火工坊CEO娄池说,他跟一些手游开发者交流后发现,由于2015年下半年碰上资本寒冬,很多从游戏公司跳出来单干的小团队很快支持不下去了,但不少看到了转型VR游戏的机会,于是摇身一变就成了VR创业公司,不少也就顺利吸引了融资。“制作VR游戏再技术层面难度并不大,但是很多开发者对VR理解不够,而且很多游戏团队纯粹抱着炒VR概念融资的态度。”

 事实上,VR并不是什么新概念——20世纪70年代,美国科学家麦隆•克鲁格就已提出“虚拟现实”概念,1995年,任天堂发布了首个便携式头戴3D显示器,此后奥林巴斯、索尼也相继推出产品,都最终没有被市场认可。直到 2014年3月,Facebook 花20亿美元豪赌虚拟现实,收购业界领头羊 Oculus VR,整个产业才再一次沸腾。

       巨头们的态度,直接决定了VR的未来。对于这些创业者而言,巨头们的频频动作却是逃不开的恐惧——VR三巨头的头盔产品Oculus Rift、HTC Vive以及PlayStation VR都将于今年上市。过去两个月中,亚马逊不仅开通VR专题商店,还宣布将推裸眼虚拟现实技术。谷歌成立了自己的 VR 部门;Facebook上市首款虚拟现实产品;三星成立了VR纽约办公室。至于HTC,则将重生的赌注押宝到了VR上。

       最大的恐惧,来自苹果。《金融时报》最新消息显示,苹果已收购了一家名叫Flyby Media的VR开发公司,这是苹果收购的第四家VR公司。另外,据悉苹果已经组建了一支数百人规模的秘密研发团队,在过去几个月里已开始打造其虚拟现实头戴产品原型。

       国内巨头也不甘错过VR之风。2015年12月初,百度推出了VR频道,12月21日,腾讯推出了一整套的VR方案。两天后,乐视在北京公布了VR战略,并发布LeVRCOol1。

    在杭州,映墨科技与阿里巴巴达成了合作协议,还有传闻称阿里以2亿美元投资美国虚拟现实创业公司Magic Leap。小米董事长雷军持股的迅雷,则用3000万美元投资了大朋VR。

       “纵观科技史,从硬件公司到软件公司,再到互联网公司,国内外IT巨头一窝蜂进入某个领域还是第一次。”IT业界资深观察人士曾立军说,资本并非万能,对这些VR创业者而言,即便拿到了大笔融资,在与各大巨头的竞争中,不小心也就会悄然死去。

       “VR其实并不是一些创业者想象的那么简单,存在技术壁垒高,资金投入与时间研发周期长、行业标准未定等难题。”曾立军表示,比如索尼的PlayStation VR,从立项到面市就历经多年时间。

       目前,VR产业已经形成三大投资主线:一是以头戴式显示器为代表的VR硬件设备,二是以游戏、电影为主的娱乐内容,三是包括远程医疗、辅助教学等全新应用在内的跨界服务。

        在硬件设备方面,微软、三星、HTC、Facebook等已耕耘相当长时间,对于国内这些创业团队而言,无论是资金、品牌、口碑、技术上,很难与上述巨头形成竞争。

    “虚拟现实硬件领域恐怕会迅速蜕变成一场巨头的战争,目前一拥而上的国内VR头盔制造商们,大部分只会迅速‘尸骨累累’。不排除在这批企业里面出现一两家如同大疆一样脱颖而出的公司,但那毕竟是极少数”。专注于VR平台与解决方案的北京神秘谷数字科技有限公司CTO王锐认为.

戴若犁对此已有了体会。按照他的计划,在2015年情人节,所有众筹者就可以拿到Perception Neuron(PN),但最终结果是,PN直到2015年5月才开始发货,一直到10月才全部发完。整整跳票8个月。这个项目实施下来,戴若犁才意识到,从“能演示”到“能卖”,差太远太远。

     至于一些创业者报以厚望的VR内容、游戏,“目前VR游戏数量已多达几百种,但大部分都还处测试阶段,没有杀手级游戏出现,一旦游戏巨头结束观望,创业者未来很难与发力的巨头竞争。”曾立军认为,现在很多创业者选择的VR头显、平台方向基本已成死路,内容、游戏等方面也不乐观,“VR终要回归互联网流量之争的老套路,只有BAT360们才有足够的资源和资金来进行这样一场平台战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文Tags:
  • 表情:
  •    
  • 评价: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About iTtang - 联系我们  - 专题列表 - 友情链接  -  高级搜索  -  帮助中心  -  您的意见